賽局理論賽局理論是一套奠基於科學邏輯,研究人類互動行為的方法, 因此那些在過去不曾以賽局來處理的互動,如經濟競爭、戰爭與選舉,也可以被如此處理及分析,就像是我們分析賽局一樣。 賽局理論 乃緣於西方世界探討兩個經濟個體之間當有利害衝突時,謀略運用之學。賽局理論又稱「博奕理論」(Game Theory)又可稱為「互動決策理論」,亦即針對一群決策者在決策時,所面臨的問題與戰略行為,所進行的一套有系統強有力的策略式互動行為 (interactive behavior) 分析工具方法,本學門領域的研究發展價值,於1994年由諾貝爾獎予以肯定。 賽局理論是一種策略思考,提供了一套系統設定的數理分析方法,尋求在利害衝突下的最適因應策略,透過策略推估,尋求自己的最大勝算或利益,從而在競爭中求生存。 「我的計算必須考慮你的計算,燒烤而你的計算也考慮了我的計算」,為一門研究 「多人決策」之間的問題。賽局中的每一個人的決策,會受到賽局中其他人的影響。人生無處不權謀,賽局理論提供系統的方法,來分析這種相互影響的策略。藉形式化的推理,來決定賽局者為了要理性地追求其利益,會採取何種決策,以及如果他們真的如此選擇,會產生什麼結果。比如兩軍對峙或百家爭鳴,如何知己知彼,達成對其有利之形勢與環境或目標。 零和賽局理論發展係1928年匈裔美籍數學家馮諾曼(Von Neumann, John)(1903-1957)首先證明基本的「壞中取小」定理,才被確立,此定理適用於設定只敵我兩方對峙競爭的「零和(zero-sum)」賽局,在此情形下所獲得的利益值,恰為對方所獲負數之虧損值,而對峙雙方所各獲得之值相加,則等於零。 1944年這位 "數學家兼電腦的發明人" 馮諾曼借貸著的『賽局理論與經濟行為』問世,進一步闡釋他的 零和理論,才正式奠定了現代賽局理論的基礎而發揚光大,馮諾曼可堪稱為「賽局理論」發明人。將賽局分為「規範性賽局」(rule-based games) 與「自由式賽局」(freewheeling games)等兩類,前者的參賽規則明確且參賽者的各種反應是可預知的,但後者沒有明確的規則限制,參賽者互動可有較大的變化空間。 「自由式賽局」的原則是,每位參賽者所贏得的不能超過他對於整場賽局的貢獻(you can not take away more than your added value)。所以重點將在於如何在賽局中創造價值(added value),而不是如何掠奪自他人的成果。由於經常需要所有參賽者齊心協力經營這場賽局,才能增加整體賽局的價值,並使每一個參賽者獲得較大的報酬。因此當一場賽局的獎賞,要靠其他參賽者的配合才酒店工作能獲得,則就比較會採行合作雙贏的策略。 賽局理論的發展,繼而由電影「美麗境界」主人翁,被譽為是20世紀下半葉「最傑出的數學家」的美國 普林斯頓大學 的納許(John Forbes Nash Jr.) 提出『Non-cooperative Games』博士論文,以研究設定「多人非合作」之賽局為論述,後來被稱「納許平衡」的概念,為日後「非合作賽局理論」 和「交易理論」 (bargaining theory)作了奠定性的貢獻。 因此納許 於1994年與 加州柏克萊大學的哈桑尼(J.C.Harsanyi)及 德國波恩大學的賽爾登(R.Selton)等賽局理論研究者 共同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。「納許平衡」的涵義表示,在多人競爭的情況裡,有些參賽者會結盟以對抗他人;有些賽局可能有無限多種策略;還有非零和賽局。從這些賽局的數學分析可以得到混合策略的組合的平衡解,假設每位參賽者都堅持其東森房屋平衡方式,每位參賽者都有一個解,每人都沒有理由偏離這組解。數學家納許證明,多人、非合作、有限策略的賽局都有至少一組平衡解。 囚犯困境 「囚犯困境」(prisoner*s dilemma),係由弗拉德(Merrill Flood )在1951年所提出,之後由塔克(Albert W.Tucker)加以明確公式化和命名。所謂「囚犯困境」,是說遊戲雙方可能合作,也可能不合作,描述真實世界是既競爭又合作的常態,證明個人以自我利益為出發最後結局,可能是「雙贏」或「雙輸」。警察隔離審訊兩名共犯案例,警察審訊囚犯採取抗拒從嚴,坦白從寬的策略,因囚犯被隔離時,多害怕對方招了而自己沒招時,會使自己刑責加重,對方則無罪開釋,結果囚犯雙方最後皆採取認罪策略而雙雙被關進牢裡。納許以此證明人性在被隔離的限制因素下,產生的各謀自己利益的謀略,形成「囚土地買賣犯困境」現象,反而造成雙輸的局面。 這點應用到國際談判,要雙輸或雙贏是決定在兩方能否掌握充分資訊,瞭解敵情及有沒有溝通互信基礎。「納許平衡」雙贏與雙輸之一線之隔,更加提醒競爭者相互間培養相互信賴、溝通、合作的重要。這種賽局雖然每個賽局者有一種 "優勢" 的策略可以在抵抗對方可能的反制策略下,使自己獲得最大得益(best pay-off)。可是如果雙方皆採 "劣勢" 的妥協策略,則每一方都可以獲得較好的利益(better pay-off)。非合作賽局 而「非合作賽局」是指多人參與賽局的狀況,對於每個參與者來說,只要其他人不改變策略,他就無法改善自己的狀況。納許證明在每個參與賽局者都只有有限種策略選擇,並允許混合策略的前提下,「納許均衡」一定存在。比如在商場競爭,對方不改變價格的條件下,既不能漲價,否則會新成屋進一步喪失市場;也不能降價,因會出現賠本情況。於是兩家公司可以改變原先的利益格局,通過「談判」尋求新的利評估分攤方案,也就是所謂「納許均衡」。 而「納許均衡」也意味著兩敗俱傷的可能性,沒有一位參賽者能單方面背離該策略而獲利,在互不合作的前提下打價格戰,打到最後,出現一個均衡的結局是「無利潤」,這是「非合作的博弈均衡」,大家互相擠壓、排斥,誰都想獲得最大的利益,但是最後誰都沒有獲得利益,指出從利己的角度出發,最後達到的結果卻是損人不利己。 至於如何去協調或規範上述的策略設定,「納許平衡」解值似乎並未交待。因此同為諾貝爾獎得主德國波恩大學的賽爾登,提出著名的「顫抖的手」(trembling hand)來檢測「納許均衡」,指出「納許均衡」解值不是唯一的;並以『次賽局完整均衡(Subgame 西裝外套perfect equilibrium)』的解值觀念,來證明「動態賽局」下可能的多重「納許均衡」;發現根據『次賽局完整均衡』的觀念,當有競爭領導者存在下可求得「史達勃克」(Stackberg)解,即以前述寡佔市場產量決策為例,如果競爭領導者先決定產量,競爭追隨者在看到競爭領導者產量後,才決定要生產多少。 在史達勃克的論述模型中,一個廠商實際上無法單獨選定價格,因市場價格還依賴於另一個廠商的量;在價格領導模型中,有一個假設,就是另一個廠商會追隨主導廠商的定價,即價格接受者以此價格滿足市場剩餘需求。這兩個模型的設置不同,因而均衡也不同。 另一位諾貝爾獎得主 哈桑尼將「貝氏學習法則」融入「納許均衡」的研究方法,應用上極廣,舉凡談判諮商、拍賣兢標、廣告訊息宣傳效果、產業組織理論等等均予以運用。而上述之寡佔烤肉食材訂價模式,如果加入參賽者對競爭單位生產成本認知不確定,亦可利用哈桑尼的解值觀念,得到更為有趣的結論。 競合 上述經濟行為與賽局的密切關係,引出另個重要思考論點:企業管理學上的「賽局理論」與「囚犯困境理論」模型被應用在商場競爭,因而產生「競爭」的貢獻價值。 一個企業經營的重要關鍵,原來「競爭」對企業成長的貢獻,遠比「穩定現況」對企業的貢獻更高。因為「穩定發展」會隨著產業競爭的轉型發生「空洞化」現象,或自我戰鬥力漸趨衰弱;但是創造「競爭」,讓協調「談判」(bargaining)策略上桌,卻也是防止空洞化與增強共同利益創造之更精密佈局的良方。 這也導出了企業管理學上的賽局理論另一種更現實的「嚇阻標的」協調談判案例模型:市場知名領導品牌(或已累積高實力者),與新進品牌(尚未達競爭實力者)景觀設計同時考慮進入同一市場,在知名領導品牌進入市場,新進品牌競爭者不進入的情況下,知名領導品牌有100元利潤。如果新進品牌競爭者進入,但知名領導品牌不進入的情況下,新進品牌競爭者有20元利潤;但是如果兩家都進入市場,則各賠了10元。 因此,如何以此「嚇阻標的」來嚇阻競爭對手的進入,就要去努力塑造有利的氣候,靠協調「談判」策略說服競爭者以「進入是沒有好處的」的訴求,來說服競爭者,如果堅持進入將會陷入『囚犯困境』中,屆時將進退兩難。 目前賽局理論在一般自由賽局追求雙贏的策略,稱之為『競合理論』(Co-opetition)。其基本作法即「異中求同」「同中求異」,頗值吾人深思玩味與實際應用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關鍵字廣告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oasis

uy79uypo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